省司法廳法律援助中心公務員程祥亮在辦公。 本報記者 張榕博 攝
  從監獄系統考入省司法廳機關,從事法律援助工作的公務員程祥亮每天過著朝七晚九的生活,和妻子兩地分居,1988年出生的小程把大部分個人時間用在了工作上。小程說,一杯茶、一包煙、一張報紙過一天的公務員生活聽說過,但自己從來沒有遇到過,尤其是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開展以來,周圍同事的工作積極性和熱情較以前有了更大提高,絕不可能那麼清閑。
  本報記者 張榕博 實習生 李曉荷
  考到廳機關,工資2800元
  雖然感覺每天不到八點就到廳機關已經很早了,但是6月17日一早,剛到單位不久的省司法廳法律援助中心宣傳教育科工作人員程祥亮發現,兩名來訪的百姓已經在門口著急地等待了。
  “不一定每天都有來訪群眾,不過只要能夠找到我們,案件一般都比較棘手。”程祥亮說,“當天的兩名訪民情況不屬於法律援助的事項範圍,無法給他們提供法律援助。但我們會仔細傾聽具體案情,跟他們做好解釋溝通工作,並且告知他們有權受理的機構,安慰他們別太著急。”
  1988年出生的程祥亮來省司法廳法律援助中心之前,曾當過兩年大學生村官,之後又考到濰坊老家的一座監獄當監獄幹警,過著規律的生活。
  三年前,小程通過基層遴選考試,從監獄調到了廳機關,從事法律援助宣傳工作。由於取消了崗位補貼,他的工資也從3300多元降到了2800元,每天還和五名同事擠在一間40多平米的單位宿舍里,睡上鋪。
  因為自己是單位里的新人,宿舍離單位又比較近,小程和同事們大都七點多就來到廳機關打掃衛生,開始每天的工作。晚上大多數時間也在辦公室里繼續完成白天沒有完成的工作。
  去年8月,小程和在老家工作的女友完婚,開始漫長的兩地生活,每周坐火車回家和妻子團聚一天。
  開會前先做可行性報告,住酒店不能打外線
  小程的主要工作是宣傳,他說,在法律援助中心和純坐機關不一樣,每天要和老百姓打交道,還要處理一些宣傳活動,“3月份有婦女維權月活動,5月份有殘疾人維權月活動,9月份有老年人維權月活動,春節則是農民工討薪集中時期,我們都要提前準備。”
  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小程都會打開郵箱,查看各地上報的法律援助典型信息和案例,篩選一下,報送廳辦公室和領導審閱,然後再聯繫媒體,看能否在其中挑選一些做報道,以提升法律援助公眾知曉率。
  省司法廳法律援助中心的每個人分工不分家,小程除了宣傳工作外,平時會議籌備、信息化維護、接待群眾來訪等工作也時常參與。
  最近這幾天,小程要為兩個會議做準備。為了避免“文山會海”,現在開會之前需要有一個可行性報告,把開會的內容議題提前兩周下發到各市徵集意見。
  除此之外,每次會議的聯絡、安排和住宿都是不容小覷的問題。“比如吃飯和住宿,一分錢都不能多花,要求酒店把房間裡面所有的消費品全部拿掉,電話只能打內線,不能打外線。”小程說。
  完成分內事,還要有“自選動作”
  雖然每天的“規定動作”不少,但小程說,要對得起“法律援助”這幾個字,還要有自己主動乾的“自選動作”。
  在從事法律援助工作前,他大致瞭解,法律援助是政府出錢免費為貧困群眾打官司的,“我當時就感覺好。”在整個廳機關,都有一種“主動找事”的習慣。
  今年春節前的臘月二十,省司法廳廳長王本群收到一封25名青州籍農民工討薪的求助信,他立刻要求省法律援助中心幫助解決。“我們是臘月二十二由省法律援助中心主任於榮雙帶隊去的,臘月二十八先要回了10萬元工錢,其餘欠款答應年後償還。”
  7月份,山東法律援助網將開通,為了能讓群眾瞭解法律援助知識,這幾天小程還在填充網站內容,增加與網民互動功能。雖然這樣會增加工作量,但他覺得這樣的“自選動作”很值得。
 
創作者介紹

piano

wo85wouvm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